汉篇之四汉武大帝——文治【講談故道永徽】

接下来就是与秦皇并列的汉武大帝,由于伟大,内容较多,分为两章论之。汉武帝能谥一个武字,他的功绩自然是军事,这留待下节讲述。本节虽然叫文治,实际上是杂述武帝有关军事以外的其他方面。

汉景帝一开始以刘荣为太子,时长公主刘嫖曾试图让自己的女儿阿娇成为皇太子妃,但遭到刘荣的母亲栗姬的拒绝,栗姬也因此得罪了长公主。经过一番宫斗,太子刘荣被废,贬为长江中游的临江王,远在山东海边的胶东王刘彻被册封为太子,即位后是为汉武帝,并娶了阿娇,有了“金屋藏娇”的故事。

之前的皇帝虽有记元,但没有年号,汉武帝开始使用年号,还用得很过瘾,在位五十三年用了十一个年号。年号六年一改或四年一改,还是很有规律的,而且是根据当年的重大事件所做的纪念,如出土宝鼎的那一年定年号为“元鼎”,泰山封禅的那年改元“元封”,修订历法那年改元“太初”,征讨夷狄取得天下太平时改元“征和”,至于“元狩”可能就是捕获到珍稀野生动物吧。

汉武帝时期,黄河频繁泛滥,丞相田蚡的家产在北岸,而黄河向南岸泛滥,所以田蚡上书武帝说决口乃属天意,以人力勉强阻塞的话是逆天。由于汉武帝在位前期以抗击匈奴的军事目标为主,治水和战争都是要人要钱的,以汉王朝当时的国力不能兼顾,所以二十三年任由河水泛滥,不予彻底治理,黄河决口改道,夺淮入海,苦了南岸梁、楚之地的百姓。而南岸老百姓的苦难代价,则造就了汉武帝对匈奴战争的辉煌成就。元封元年(前110),对匈奴的战争已经初步宣告胜利,武帝自感功德圆满,于泰山封禅,途径黄河,看到河水滔滔泛滥,梁楚百姓深受其苦,加上朝廷已经不需要年年备战,国库能挤出余钱,遂决心治河,于元封二年(前109)堵住黄河决口,使河水复从旧道北行入海,自此才解了南岸百姓之苦。

武帝时期著名的太史公司马迁祖传记史,从周朝开始做史官,后来一度弃文从武,祖先司马错在秦惠王时灭蜀,司马靳和白起在长平之战中坑杀四十万赵军。他父亲司马谈在汉武帝一朝前半期,直至元封元年任职太史令达三十年之久,远比司马迁任太史令九年要长得多。天汉二年(前99),李陵被俘并投降匈奴,他本是被武帝寄予厚望的名门之后,此举给武帝打击极大,将李陵母、妻处死。司马迁为李陵辩护,以欺君之罪处宫刑。本来按规定可以用赎刑,就是缴纳黄金来替代刑罚,但司马迁筹措不出这笔罚金。处刑后司马迁改任中书令,这是个宦官担任的职务,负责处理公众文书、诏敕,司马迁忍辱负重,但得以近距离接触武帝的私人空间,也接触到宫廷文书内档,《太史公书》最终是在其中书令任上著成的。由于中书令终究是个耻辱的职位,所以这本书就不叫“中书令书”了。

作为《太史公书》,对于李陵的投降行为肯定是多加辩解。东汉时班彪、班固所著《汉书》则将李陵和另一位被匈奴俘虏的人物——苏武做了对比。《汉书》赞扬苏武坚守臣节,而批评李陵投降是可耻行为,因为李陵虽是迫于弹尽粮绝而投降,但他在投降后取单于女儿为妻,着胡服,留匈奴发型,外观上彻底地匈奴化。当然,这些可能是李陵得知自己被灭门后破罐子破摔的行为。

秦汉王朝交替之际,历法却没有发生改变。秦朝以农历十月一日为元旦的历法仍被沿用。到了汉武帝后半期,制订了新的历法——太初历。历法不止是时间记录和农时的需要,而且是国家重器,修改历法是出于汉王朝需要对秦王朝进行否定,于是将自身定位为对上古夏王朝的复兴,也就是继承夏的正统性。太初历采用夏历,以正月一日为一年之始,该历自太初元年沿用至公元86年。

汉代使用一天一百刻制,一刻相当于十四分二十四秒。我们会发现日晷上有六十九个刻度,这是一百刻中的白天刻度,还有三十一个晚上的刻度,因为晚上没有太阳,只能借助夜漏计时器,即通过滴水,观察水中的浮标来计时。

前篇(秦篇之二大秦帝国)说到秦朝属水德,崇尚黑色和数字六。西汉一开始否定秦朝,所以他们直接继承于周,也是水德。到了汉武帝的时候,又根据五行相克说,土克水,所以汉朝将自己改属土德,崇尚黄色和数字五。由于大汉帝国的文治武功,中国人开始自我认同为“汉人”,与“汉人”、“汉”相关的文化记忆铭刻在我们灵魂之中。

再来说说经济。在此之前,汉代的钱币虽然效仿秦半两钱的形状和面额,但重量并不统一。汉武帝于元狩四年(前119)发行五铢钱,使面额和重量一致,自此后至唐高祖时期,沿用七百年。为了调控物价特别是谷物的价格,掌管财政的治粟都尉桑弘羊发挥了他作为商人之子的能力,在地方和中央分别设立均输官、平准官,专门在全国调配物资,以平抑物价。御史大夫张汤提出盐铁专卖政策,后来酒也禁止私营,作为国家敛财的一大法宝,为武帝无休止的战争筹备军饷。

与下章的武功对应,武帝需要一种新的统治理论。原来的执政指导思想是黄老之学,讲求无为而治、与民休息,皇帝垂拱而治,将具体事情交给大臣。但武帝想有作为,想发动战争,就必须建立强有力的中央才能有相应的行政动力。虽然正统史论的观点是,从秦始皇大一统称帝开始,建立了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,但西汉这时候的皇帝还不是那么能“专制”。比如说,当年的窦老太后想要封后宫国戚为侯爵,景帝是个孝子,但他也不敢专断,他要找丞相商量。时任丞相祭出了高皇帝刘邦当年的誓言:“非刘氏不得王,非有功不得侯,不如约,天下共击之”,以此回绝。景帝无奈,只能作罢。

这种事情还有很多,也就是说,武帝以前的皇帝,遇着大事还是要跟丞相等朝廷重臣商量着办的,不能自己说了算。但咱的武帝是要办大事的,要打匈奴,可不能让一帮大臣在明堂上辩论春秋,那是会贻误战机的。

当然,这也是一个斗争的过程。上章讲到,汉景帝是在病中给刘彻提前举行成年礼的,也就是说刘彻继位的时候年龄还比较小,不能亲政,当时由太皇太后窦氏(也就是电视剧《汉武大帝》里面的那个瞎老太太)把控朝局,大臣们具体办事,皇帝只是实习生。我们知道武帝后来“罢黜百家独尊儒术”,但刚继位的时候他任用窦家的窦婴为丞相,舅舅田蚡为太尉,二人都是推崇儒家的,这让信奉黄老之学的窦老太太不高兴,很快就罢免了,改用许昌、庄青翟这两个道家学派的。直到窦老太太去世,许、庄二人被以操办太皇太后葬礼不力为由罢免,但这时候憋屈了几十年的武帝生母王太后站了出来,武帝又不得不任用舅舅田蚡为相。最后利用田、窦两家的矛盾,致窦婴弃市,田蚡病死,王太后失去外援不再过问朝政,武帝才真正雄起,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了。

为了避免这种被丞相等朝臣牵掣的局面,武帝就召集了一帮亲信作为参谋,对军机大事做决策,然后交由丞相他们去落实办理。因为亲信们要进宫里和皇帝商议,所以他们的小团体叫“内朝”(也称“中朝”),而丞相这帮人就变成了“外朝”,这就是内(中)外朝制度。这是一种加强皇权的措施,武帝要从丞相手中收回部分权力,自然会加深皇权和相权的对抗,终武帝一朝,拜相者一十三人,就有八人不得善终。

管见所及,不吝雅正!

首页体育